诚博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诚博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00:18: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民法典草案第1077条规定“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,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,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前款规定其间届满后三十日内,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;未申请的,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”,即为社会热议的“三十天离婚冷静期”,这是此前婚姻法规中没有的,这一条款出来,引发了社会较大争议。这个条款出台的初衷本是为了避免当事人轻率、冲动离婚,维护家庭稳定。但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,在已经确认失败的婚姻中被迫延长痛苦,甚至因此有可能激化矛盾,增加人为冲突,很可能结果与良好初衷适得其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有学者解释说,“离婚冷静期”针对的是协议离婚,家暴、虐待以及吸毒等恶习,可以通过诉讼离婚来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不到一个月,王丽突然出现先兆流产的迹象。3月5日,孕20周的王丽感到下腹疼痛,随后腹中的死胎竟排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接下来准备写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根据《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》等相关调查,闪婚闪离、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%,绝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婚姻大事的。法律不应该用小部分人的情况来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。不能因为要对冲动型离婚给予冷静期,而忽略了将近95%的其他类型离婚当事人的权利,没有理由让全体离婚当事人因为这极少数人而买单,增加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让全员强制进入“离婚冷静期”,是对婚姻自由权某种意义上的背离,也是对公民理应对自我负责行为的承担义务能力所做的剥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媒分析“港版国安法” 何君尧:合法性完全没问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延伸】延迟分娩:对母婴有风险,实施有条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2日,孕30周的王丽出现了发热,胎儿心跳变快,产科团队立即着手应对。当日中午,王丽又一次破水被紧急送进产房,随后胎心监测出现异常,考虑胎儿出现宫内窘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般情况下,减胎后的胎儿留在子宫内,会逐渐被吸收、萎缩,在整个妊娠终止的时候,随着分娩一起排出或被吸收。”广医三院产科副主任医师刘玉冰说,像王丽这样提前排出的比较少见,也因此增加了继续妊娠的风险和难度。